企业微信

关注高盛集团
关注高盛科技园
关注松湖智谷
线上缴纳租金,扫码快捷支付

高盛科技园

东莞市家居装饰城

高盛物流城

高盛家居馆

资讯中心

第一时间发布高盛集团层面资讯、生态圈战略布局建设、市场动态及最新发展方向等信息。

东莞时间网 科技企业孵化器如何突围升级?听听业界人士怎么建议

日期:2020-10-10 阅读量:

科技企业孵化器如何突围升级?听听业界人士怎么建议

2020年6月中旬,东莞召开市孵化育成成果表彰大会。会上指出,目前广东省国家级孵化器数量为152家,而东莞有23家,仅次于广州和深圳。同时,去年广东省新增国家孵化器数量42家,其中东莞与深圳并列第二,各新增8家,仅次于广州。此外,在去年全国孵化器运营考核评审中,全国共有143家孵化器获得A级评定,其中广东有15家,东莞有3家,数量仅次于广州,排名全省第二。

东莞孵化行业不断发展的同时,部分孵化器经营也遇到一些难题。今年疫情,对于科技企业孵化器而言也是一次“大考”,部分孵化器运营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尽管政府出台了很多帮助孵化器成长的政策,但是不少孵化器的主要收入还是依赖房租收入和政府补贴,而不是来自于孵化器团队的软、硬件服务收益。一些服务中小微企业的孵化器表示,正常运营难以为继。

针对当前孵化器行业发展遇到的困境,政府应当如何正确引导?孵化器应当如何作为,寻求转型升级?孵化器载体迅速发展的过程中,应当警惕哪些问题?东莞日报邀请东莞市科技企业孵化协会会长陈浩华、广东新基地科技创意产业园总经理黄伟奇、东莞高盛科技园总经理程玉清,共同探讨孵化行业如何突围和升级。

东莞市科技企业孵化协会会长陈浩华:孵化器企业首先要重视专业化,专业的平台才能支撑起一个产业的发展;其次是链条化,要搭建起全链条化的孵化平台;再者是联合孵化,要集聚大量优质创业资源。

东莞市高盛集团

广东新基地科技创意产业园总经理黄伟奇:孵化器的运营者们要抛弃过去的拷贝复制做法,摒弃野蛮扩张的业务路径,客观地厘清自身掌握优势,寻找一条资源导向型的发展之路,从而实现另辟蹊径、差异化发展。

东莞市高盛集团

东莞高盛科技园总经理程玉清:孵化器运营方手里握着两张王牌——孵化场地的聚集效应和运营数据的监测功能。打好手里这两张牌、盘活手上的资源,才真正体现孵化器运营主体的操盘能力。

东莞市高盛集团

基于结果导向 政策支持要“后挪”

记者:您认为,应当如何厘清政府与孵化器之间的关系?在这过程中,政府应该如何正确引导孵化器自主发展,夯实“双创”升级,助推更多孵化成果落地转化,服务地方经济发展?

陈浩华:孵化器发展到现在已经趋向于市场化,尤其在大湾区,基本上是靠市场主体建设和运营孵化器。但是,政府跟孵化器的关系其实是非常紧密的,早期孵化器是政府的委托方,政府委托孵化器去作为“双创”的重要载体。

孵化器的运营成本很高,所做的很多科技服务也是公益性质的,所以,孵化器运营单位要“活下来”,一方面政府要引导孵化器往市场化、专业化方向发展,把服务的价值提升,实现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各级政府应持续对孵化器单位予以支持,特别是在专业方向做得好的孵化器,加大奖励力度,助推更多孵化成果落地。

程玉清:孵化器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即孵化器帮助政府实现对初创型科技企业、人才、技术的末端贴心服务,以推动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政府通过政策支持孵化器发展。

目前,许多地方为提升企业办事效率,都在园区和孵化器里设立商事行政服务中心,但是孵化载体终究不是地方行政的附属,而是一个需要自负盈亏的运营主体。

对此,政府应该保持对于“双创”和科技企业孵化的支持程度,与此同时要做好监督,在资助入驻企业与支持创业者的同时,监管好资助资金的使用去向。同时,政府不应只看到孵化器对企业、人才、技术的孵化功能,更应该鼓励孵化器利用完整的服务系统与贴心的末端服务,进一步挖掘对战略新兴产业相关产业链进行整体孵化的潜力。

黄伟奇:孵化器应当依托所在区域最具核心竞争力的特色产业资源和产业配套,通过政府引导和支持、市场化运作来持续自主发展。

政府政策支持一定要基于结果导向,而不是过程导向,也就是现在的政策支持要“后挪”,不要“前移”。比如,孵化器刚开始做就给免租三年,每年给100万运营补贴,这叫“前移”。而“后挪”主要看孵化器拥有多少优秀的在孵企业,或者孵化了多少毕业企业,以结果导向来给予奖励。

孵化器的聚集和发展并不是只看政策力度,还与整个城市的营商环境、产业生态、创新氛围有一定关系。如同松山湖,有大学、有成果、有科研人员,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聚集带,并且质量较高,这就是市场的力量。

用好两张王牌 盘活孵化器资源

记者:国家明确提出,孵化器主要功能是围绕科技企业的成长需求,集聚各类要素资源,推动科技创新创业。然而,不少孵化器发展至今仍缺乏自身盈利的商业模式,您认为科技企业孵化器应当如何转变运营理念,从软件和硬件服务等方面做出全面升级?

陈浩华:当前大部分孵化器的盈利模式是科技投资和租金,但科技投资是有风险的,特别是近几年移动互联网挤出泡沫后,相当部分科技投资没有产出,导致不少孵化器无奈回归到依靠租金“活下去”的模式。

孵化器企业要想更好地发展,首先要重视专业化,企业的孵化只是阶段性目标,产业的孵化才是终极目标,务必是专业的平台,才能支撑起一个产业的发展;其次是链条化,从一个初创项目到一个成熟的企业,这个过程中每个阶段的发展需求都不尽相同,从众创空间到孵化器再到加速器,要搭建起全链条化的孵化平台;再者是联合孵化,创业的成功需要集聚大量的优质创业资源,例如一些商协会平台、投资机构平台、研发机构平台等,构建一个创业生态圈,营造一个良好的创业环境,让企业更好更快成长。

程玉清:部分孵化器还没有理清长期的商业与盈利模式。孵化场地服务应该是孵化功能的起点,而不是终点。物理空间的提供能够带来一定的资金收入,也是最容易被投资人理解和接受的盈利模式。但是,将创业者和科技项目引入孵化器,其实仅仅是孵化服务的开始,接下来需要做的沟通、辅导、投资和资源对接,才是孵化服务的重头戏。

孵化器运营方手里握着两张王牌——孵化场地的聚集效应和运营数据的监测功能。打好手里这两张牌、盘活手上的资源,玩好创业投资这个游戏,才真正体现孵化器运营主体的操盘能力。

目前,东莞出现越来越多的“优质项目免租金入驻”“租金入股投资”的案例,就是这个思路指导之下的产物。将租金维持在收支平衡的水平,甚至以低于市场价的租金吸引优秀创业者,在接下来的孵化链条中与优质企业、项目共同成长,才是场地服务收入在孵化模式中应有的地位。

黄伟奇:当前国内孵化器行业面临投资遇冷、竞争同构两大“外患”。如何在激烈的外部挑战中突出重围,关键的求解思路在于走专业化、垂直化之路。孵化器的运营者们要抛弃过去的拷贝复制做法,摒弃野蛮扩张的业务路径,客观地厘清自身掌握优势,寻找一条资源导向型的发展之路,从而实现另辟蹊径、差异化发展的目的。

运营孵化器要精准化、专业化,孵化器的运营模式和孵化器自身的个性化资源禀赋有很大关系。在专业化运营过程中,不盲目照搬,因地制宜挖掘自身潜力非常重要。以行业为基础,瞄准产业链的精准细分切入,才能有效提高准入门槛,降低竞争的激烈程度,同时在细分领域抓住具有绝对优势的市场份额。

目前能够获得较多认可和推崇的孵化器商业模式,第一主要是鲜明的产业垂直领域的生态关系;第二是通过资本或增值服务跟企业保持股权关系;第三是不断地通过“大中小企业融通”,形成鲜明的产业方向。

专业化、链条化、特色化是未来方向

记者:有观点认为,企业孵化器发展与区域经济发展呈正相关,经济科技水平越高,孵化器载体发展越快。怎样看待这一观点?结合东莞实际情况,谈谈东莞近年来为何能在企业孵化器发展上取得快速发展?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还应当注意哪些问题?

陈浩华:孵化器发展与区域经济发展是成正比的。东莞孵化器行业的快速发展,一是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东莞打造完整的制造业生态链条,经济高速发展,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还引进华为等一批龙头企业,科技制造能力、人才聚集能力明显提升,这为孵化器发展提供大量的机会。二是政府的引导和支持,近年来东莞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有效激发新型研发机构、科技服务机构、投资机构、龙头企业等参与进来,呈现百花齐放的现象。三是各孵化运营企业的努力和坚持,受疫情和国际贸易摩擦等影响,孵化器投资和运营道路坎坷,但部分孵化器在专业化、链条化的路上,走出自身特色。

在发展过程中,大家仍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孵化事业。企业的发展不是一单买卖,而是需要技术、资金、人才和市场等因素的配置,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任何想通过孵化器短期取得高回报高收益的想法,其实都是不切合实际的,只有做专、做强,才能在孵化路上越走越远。

程玉清:科技企业孵化器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任何行业和运营主体都很大程度地受地区经济水平的影响,这是客观经济规律。但技术水平过硬的科技企业,能够在逆境中展现出韧性,在疫情之下,仍有部分企业呈现增长状态。对于孵化载体而言,发展的关键在于入驻企业的质量;对于科技类初创企业而言,发展的关键在于其技术水平。

东莞的科技企业孵化行业近年来发展迅速,得益于市科技部门对于“科技莞邑”品牌的大力培育。东莞在培育高技术人才、引进专家院士团队和前沿技术机构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果,“双创”事业蓬勃发展。

近年来,各地倡导“专业型孵化器”的培育,这方面的工作更需要东莞各个镇街去引导,譬如南城提出的电子信息产业、松山湖提出的人工智能产业、寮步大朗等地强调的智能制造方向,对于科技企业与孵化载体的发展都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同时,作为孵化器自身来说,要更多地在同行间进行优势互补、资源整合、利益共享,尽量避免同质化竞争,应多着眼于未来产业、技术、人才的发掘与孵化培养。